当前位置:精品书屋>女生耽美>我就是你们的天敌> 第167章 拿去坑人,记得带餐具(5k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67章 拿去坑人,记得带餐具(5k)(1 / 1)

我就是你们的天敌正文卷第167章拿去坑人,记得带餐具朱王爷说到前面的时候,温言还是吃瓜听故事的状态,只是说到后面,越说温言越感觉好像哪不对劲了。

  “朱王爷,这剑是不是斩过龙,有诅咒?若是汇聚,拿到了就有可能遭劫?”

  “是有点,一般人撑不住,所以,正好碎了之后,就给分散开送出去了。”

  温言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  他想起来桂龙王上次鉴定那些碎片时说的。

  跟龙族有关系,但不是诅咒,而且刚开始复苏。

  他之前还真没把那些锈迹斑斑的碎片,跟这把保养的极好的剑柄联系起来。

  因为两样东西,还真放在一起过,也没有任何反应,看起来也不像是有联系的。

  但现在,温言觉得,八成是真的有联系了,弄不好原本就是一体的。

  这把剑斩的的确不是一般的龙王,而是直接斩的龙脉。

  问题更严重了……

  温言摸了摸自己一直挂在胸口的鳞片,心说好家伙,难怪这鳞片会主动延伸出力量护住他,只是拿着,可能就有危险。

  剑柄可能还好,危险性没那么高,但那些锈迹斑斑的碎片,若是剑刃的话,的确远比剑柄危险。

  “朱王爷,我好像拿到剩下的一部分剑身了。”

  朱王爷眼皮一跳。

  “剑身?”

  “一堆布满锈迹的碎片,我推测,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就是剑身。”

  “当年那些碎片,陆陆续续用各种渠道送出去,再加上后来七下西洋,顺势丢出去的,早就应该遍布全世界了吧。

  甚至后来,连相关记录都给一把火烧成了灰烬。

  现在早就没人知道那些东西具体都被送到哪里了,你怎么可能拿到的?”

  “我估计不是全部,但应该也是大部分了,是流浪商人收集了一部分,有些也是欧罗巴那边的势力收集了一部分。”

  “那个姓孟的奸商?”

  “对,就是他,他刚收集到大部分,还没暖热,就差点被围杀,不敢要了,连同一个大吉印章,都一起被我买下来了。”

  “那你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?”

  “最近倒是没有,除了火气有点旺,但这个是我药吃多了的原因,来的路上,遇到个问心鬼,问题其实也不大。”

  朱王爷看着剑柄,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  “灵气复苏了,有些事的确是拦不住的,越拦情况只会越差。

  你没事就好,但是这剑柄伱别给我了。

  跟我无缘,我也没能力拿起这把剑,更没这个资格。

  你机缘巧合,拿到了,你还没事,那就合该你收着。”

  “真不会倒大霉么?”

  “该倒霉,该受诅咒的话,你现在就不会好好的出现了,别人可没你这么好运气,你能挡得住,那就是天命在你。”

  温言不说话了,他知道,不是天命在他,是他有东西可以挡得住。

  看来桂龙王给他的这块鳞片,也不是什么蜕下的鳞片,随手给他拿了一片,肯定也不简单。

  温言伸出手,握住剑柄,的确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异常。

  连胸口的护心鳞片,都只是生出一丝温润的感觉,力量也没有延伸出来。

  难怪这个东西,被保养的这么好,跟剑身的部分,的确不一样,远没那么霸道,也远没有那么危险。

  朱王爷眼见温言似乎有些担忧,犹豫了一下,就给出了个馊主意。

  “你要是实在担心了,你跟谁不对付,你就送给他。”

  “蔡部长这人虽然黑了点,但也不至于……”

  “谁说让你送给蔡黑子了,蔡黑子虽然心肠黑,不过有一说一,他的确是办实事的,坑他的确有点不太好。

  剑柄你自己拿着吧,至于剑身,你跟谁有仇,就送给他。”

  温言想了想,他好像没跟谁有仇啊,难怪他小日子过得越来越舒坦了,原来是仇家太少了,有仇的都死了。

  “我好像没什么仇家,仇家都死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朱王爷战术后仰,打量着温言,忽然笑了起来:“也是,我都不知道你这性子,怎么养成的,一点都不像扶余山的人。”

  “怎么说?”

  “我听季老鬼说,当年扶余山的弟子,只要下山,可都是会一路挑战过去。

  有的人心胸宽广,被挑战了,输了也没什么。

  但有些人可就未必了,弄不好就结仇了。

  尤其是扶余山里一些人,带着个大僵。

  若是跟同辈交手吧,显得欺负人。

  若是高一辈的人下场,又显得欺负扶余山的晚辈。

  你以为季老鬼为什么一听扶余山的,就忍不住要给你个下马威了。

  当天他被扶余山十六祖一顿锤……”

  温言听了感觉怪怪的,怎么朱王爷说的,感觉季老鬼有点别扭啊,一方面记仇,一方面被他坑了一下,还能想开了,跟着一起喝酒?

  “你是不是感觉他为什么给你个下马威,然后又想开了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因为十六祖是少数孤身一人,不带大僵的扶余弟子。

  季老鬼嘴上不服,其实是被打服了。

  因为扶余山十六祖,是公认的扶余十三祖之后,最强的一位。

  被这种人揍了,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。

  要不然的话,你以为我怎么知道的?

  还不是季老鬼自己说的。

  他这人别别扭扭的,其实是借扶余十六祖吹嘘他自己呢。

  能从扶余十六祖手下保下命,现在还能复苏,的确值得吹嘘。”

  说到这,朱王爷压低了声音道。

  “实际上,很少有人知道,扶余十六祖揍他的时候,还年轻着呢,距离当上掌教,还早着呢,你可别在季老鬼那提这茬。”

  温言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  闲聊的差不多了,朱王爷斟酌再三,还是郑重地叮嘱了一句。

  “我之前得到消息,烈阳部总部那边,还有老天师,差不多得出结论了。

  现在应该是准备开启,或者是已经开始灵气复苏的下个阶段了。

  下个阶段,就跟阴魂有关。

  我其实是不太喜欢过寿的,又不是整数年,瞎折腾什么啊。

  但这次,会来不少阴魂类的,你多认识认识。

  有个脸熟,有点交情,以后要是真有什么事了,也好说。

  毕竟,阴魂你也知道,各有执念,其实不像妖一样,容易团结。

  我看啊,烈阳部后面八成是得跟阴魂类的干一仗。

  我不太想看到这一幕,但我也知道,八成是避免不了。

  我能做的不多,只是借助寿宴,给一些肯给面子来的人说一声。

  让他们千万别有什么不该有的野心,别出大乱子就行。

  至于其他阴魂,我的确是管不了。”

  “朱王爷仗义。”温言拱了拱手。

  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是极限了。

  温言也清楚,很多阴魂,执念深重,的确是劝不了。

  从朱王爷的茶室出来,温言就悄咪咪的来到季老鬼的客房,他对季老鬼那手加持酒液的手段,是相当眼馋。

  ……

  沈子俊找到了坟行者,塞给坟行者一把香。

  “有个事,想请阁下帮帮忙。”

  “您说。”

  “我想重走一下,温小哥来时的路,看看能不能遇到问心鬼,这对我非常重要。”

  “啊……这……”

  “有劳了,无论发生任何事,都与阁下无关。”

  “这我做不了主,我得去请示一下王爷和温小哥。”

  “那算了,还是别劳烦朱王爷了……”

  沈子俊摇了摇头,转身离开。

  他离开之后,拿出一个纸鹤,一手握着的一缕气息,没入到纸鹤里。

  纸鹤扇动着翅膀飞起,他来到一座荒坟前,一跺脚,荒坟便裂开,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。

  纸鹤在前面飞,他跟在后面,进入到荒坟里,顺着小路一路前行,不多时,就来到一条大道边。





  沈子俊望着大道,还有大道上数不尽的阴魂,震惊的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“果然是冥途。

  果真是只有冥途路上才会出现问心鬼。

  这冥途是什么时候出现的?”

  沈子俊跟着纸鹤,踏入大道,感受着这里浓郁的阴气,冥冥之中还有一种感应,指引着他前进,他立刻谨守心神,跟着纸鹤前进。

  不知多久,到了小路上,到了老赵家里,从地下室走了出来,他都没离开老赵的别墅,便立刻重新踏上小路。

  ……

  烈阳部总部里,总部长正在跟老天师视频。

  “老天师有什么看法?”

  “堵不如疏,也堵不住的。

  强行堵的后果,便会如同丰都一样,需要几百年才能消弭掉大半,而且影响到现在都没法彻底消除。

  这一次的开端和重点,肯定是在南方的。

  阴魂国度,就在南武郡和骆越郡之间,而南武郡也早就出现了通往冥途的路口,堵是肯定堵不住的,只能引导。

  只能说,运气不错,那个路口不大,而且在德城。

  以后德城北扩,那里就是城市的中心,以庞大的人气、气运、阳气,绝对足够镇压的住。

  龙母牌坊也在德城。

  只能说是运气真好。

  如今的发展,已经比预期顺利太多太多了。

  那个地方,我们没有贸然干涉,就已经住着人、鬼、妖、僵尸、魔王、道士、职业者,古里古怪的,都快凑齐了。

  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,我们都只能引导,疏导。”

  总部长看着老天师都略有些疲倦的脸色,出言关心。

  “云海那边无需老天师日日镇守了,老天师就多休息休息吧。”

  “无妨,我这身子骨,少说还能再撑十年,你还是多注意一下,征兆在哪吧。”

  “好,我已经派人重点关注各地跟阴魂有关的地方了。”

  ……

  德城的夜色下,外卖员还骑着小电驴,穿梭在各个大街小巷。

  骑手小哥拿到了外卖,稍稍一看,啧,这次点的可不少啊,竟然点了一百多。

  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别墅区,来到温言家门口,将外卖挂在门上,然后拿走旁边用砖头压着的五十块钱,对着里面喊了一声。

  “外卖到了,祝您用餐愉快,有什么问题打我电话。”

  他骑上小电驴,以正常的速度离开,时间久了,他也就习惯了。

  他才不管给谁送,上一次好像看到个猫头鹰,又看到个穿着古装,皮肤青白色的小孩,他都能装作什么都没看到。

  只要钱是真的,那他就不看不闻不说,谨守职业操守。

  前天给一个客人送餐,那客人真空上阵,媚眼如丝,明摆着要勾引他,他都能默念职业守则,转身就走,绝对不沾染这种麻烦。

  离开了别墅区,他拿出钱看了看,连号码都跟上次的连着呢,得了,肯定没问题。

  一单就能顶得上正常跑十来单,还要什么自行车。

  到了充电站,换了电瓶,刚拿起手机,手机就有了新推送,又是一个一百多的大额订单。

  他眼疾手快,立刻抢了单,但是一看,竟然距离客户二十公里。

  但是看着下面显示的配送费,竟然也有五十多,而且备注是务必送到,务必带餐具,送到了会给额外的五十打赏,送不到了就投诉。

  他犹豫了一下,就把手机放好,没给推出去,送完这一单,今天就差不多可以早点休息了。

  之前钱到位,客户不过分的要求,那就都能接受。

  外卖要求送到,这算什么要求?

  去店家那拿到外卖,他看了看电动车显示的电量,跑个四十公里问题不大。

  一路向北,出了城区,越走越偏,道路也越来越窄,周围的路灯都没了。

  他开了车灯,顺着小道,骑着电动车前行。

  没多久,就看到了前方一条大道,路上好像还有不少人。

  等到他靠近之后,看清楚了,手就不听使唤的捏了刹车。

  他面色煞白,浑身僵硬的看着前方大道上的“人”,一个个面色茫然,形态各异的“人”,正顺着道路,不断前行。

  有的脑袋都是歪的,脖子上一个大伤口,有脑壳都少了一半,还有的开肠破肚,手捧着自己的内脏……

  反正怎么看都不像是活人。

  小哥僵在原地,看着夹在车把上的手机,导航的路线,就是上前面大路,方向跟这些人的方向一样。

  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,有消息提示,他点开之后,就看到客户给他发消息,问他什么时候到,提醒他带餐具。

  然后,跟着,就提示,有人给他打赏了五十块。

  下面还有个红色字体的提示:接了单就请务必送到!

  小哥僵在原地,眼看前面大路上的“人”,压根没人理他,都是自顾自的往前走,他也感觉到,现在放弃,好像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
  他又默念了一下员工手册,谨守职业道德,百分之百好评率,不能就这么没了,他从来没被差评扣过钱,这次也不能扣。

  闭上眼睛给自己打气之后,他就骑着电动车,登上了这条大路。

  周围寒气森森,他感觉浑身发冷,也咬牙硬撑着,骑着车,看着导航,一路前行。

  不知道多久,导航提示他,已经到了客户附近了。

  他向着前方望去,只见道旁不过一米远的地方,一个面容俊俏,一身古装的男人,手握着一个手机,坐在地上,他的头顶,还有一只纸鹤,盘旋着飞舞。

  小哥都没敢下车,看了看手机上的提示,的确是到地方了。

  一只手放在电门上,一只手拎着餐,递了出去。

  “是你点的餐么?”

  ……

  沈子俊知道,他低估了冥途的风险,也高估了他的能力。

  他借助他自己的能力,捕捉了一缕气息,化作了引路飞鹤,但是没想到,这引路纸鹤,竟然是单程票,回来的时候,就不好用了。

  当他发现这一点的时候,就没敢登上冥途大路,但是也没法回头了。

  走这种路,是不能走回头路的。

  他没有走回头路,只是在登上大路之前,回头了一下,那一瞬间,周围的什么都没了,化作了无边无际的荒野,他站在荒野的中间,周围什么都感受不到了。

  但是手机还能用,只是没信号,然后他试了不知道多久,莫名发现,有一家外卖竟然能点,他果断点了外卖,然后还真有骑手接单了。

  只是,那时间太久太久了,久到他都忍不住给打赏了,催促一下。

  他还没等到餐,理智和意识,就开始在这里渐渐溃散。

  最后只能坐在原地等死,意识都开始渐渐发散……

  忽然间,他看到了大道出现,一个骑手,明明脸都吓白了,却还是将餐递到他面前。

  “是你点的餐么?”

  沈子俊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餐,就是他喜欢吃的烧鹅。

  他打开餐,看了看。

  “没带餐具么?”

  “在里面啊,专门多拿了一份。”

  “没有餐具,我怎么吃?难道拿筷子吃吗?”

  小哥的冷汗都开始冒出来了,卧槽,我怎么知道你们吃饭不用筷子啊!

  眼看气氛僵持,对面的沈子俊眼神有些呆滞,但是脸上开始浮现出戾气,小哥都快忍不住要跑的冲动了。

  他在兜里摸了一下,忽然摸到个打火机,顿时灵机一动,从兜里拿出一包烟。

  他拿出三根烟点燃,插在饭上。

  他想起来了,好像是给阿飘吃的饭,是这样子搞的。

  因为他去给那个别墅区送餐的时候,在一家门口看到过,那里摆着一盘白切鸡,上面就插着一支香。

  “是……是这样子吧?我们这就是这么上香的,对,就是这样。”

  沈子俊面容呆滞,眼神有些涣散,看着烧鹅上的三支烟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